-【新闻八卦】今天聊聊刚被官方确认“出事”的

  与吕锐锋同期退休,后来跳楼的副市长陈应春就曾对记者说:“手机24小时不能关机,随时随地处于待命状态!” 再一次跟随吕锐锋参加消防检查已经是那年冬天了。我记得那天是一个周末,检查的地方是位于深圳市委对面的原中信中心城。 初到深圳实习时,有个实习老师曾告诉我深圳一家央企的负责人坚决不当深圳市的副市长,当时不得其解。现在想想,才知道人家的高明与通透,他在自己的企业里自成一国,远比当一个副市长来得自由快活。 此文大意是说,寻常人基本上没有赞誉也没有诋毁。但如果一个人全天下的人都讨厌他,那他可能便是一代奸雄。如果全天下的人都称赞他,那么他便是人中豪杰。但不管是赞还是谤,真正的评价是要等到这个人过身后才有定论。 这一次尽管是周末,但阵容比第一次大得多。市府办公厅、市消防局以及各区分管消防的区领导加上各大媒体的各路记者,一行浩浩荡荡数十人。吕锐锋说话也少了那份生涩,显得更加从容淡定!他很热情地跟每个媒体的记者打招呼,客气地说:“耽误大家周末休息时间了!” 通知是由市府办公厅统一发的,但到场媒体非常少,电视台没有去人,党报也没有派记者去。消防检查单位是位于罗湖区友谊路还是嘉宾路上的西武百货。与之前每次政务采访时,市领导被前呼后拥的场面不同,那天只有一两个人跟着他,其中一个是他秘书,还有一个是罗湖区分管消防安全的区领导。 检查途中,他还问我来自哪家媒体单位,我因为紧张和激动,习惯性地说出自己来自广州日报!现在想想,他新近上任,肯定要干出工作给上级领导看,如果有媒体报道他当天的公务活动,那便是最好的证明。后来我才知道,打听来了哪些媒体,基本上是市领导公务活动的例牌,至于市领导要求新闻媒体如何发新闻稿更是屡见不鲜。 遗憾的是,因为那次消防检查太过于常规,而他又是一个新上升的副市长,报社值班老总把我当天交的小稿子给毙了。面对我的申诉,她的理由很冠冕堂皇:“不能因为是副市长就发稿!”我申诉的动机也很单纯,人家新官上任,肯定要多曝光露脸啊! 今天,我就谈谈吕锐锋当副市长与我当记者有过交集的一二事,抽丝剥茧也好,管中窥豹也罢,就想问问: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吕锐锋穿了一双CROSS的洞洞鞋,因为是冬天,鞋里面加了一层绒。我当时想,或许他认为这是周末,所以着装休闲一点也无所谓。 2010年6月,吕锐锋升任常务副市长。于是,媒体上关于他的日常政务新闻也便多起来了。而深圳除了万科、华侨城和招商地产之外,也便多了星河、佳兆业等多家民营房地产企业。在吕锐锋任上,深圳房地产业可谓发展迅猛! 此外,媒体报道的光明滑坡事件也与当时规划国土部门“为急于解决余泥渣土的排放问题,提出简化用地手续、并联审批、以函代替行政许可的要求,加速推动受纳场建设工作。”而这些都与吕锐锋都有直接关系。 按照一般的逻辑,对于被立案侦查的“贪官”,我理应跟多数人一样同仇敌忾,可是,与此前在深圳“出事”的深圳市前市长许宗衡,深圳市前政法委书记蒋尊玉一样,我无法对他们今日之处境拍手称快,更无法落井下石! 不知为什么,我觉得那天的吕锐锋就跟我初到报社的状况差不多。说话有点怯怯的,气场还不如西武百货接待我们一行的女经理那么强。从西武百货出来后又去了一家百货公司检查,他当时还曾试着去推一个防火门,试了一下推不开之后,他还略显羞涩地说:“关得还挺紧!” 一直觉得,在深圳当官是一个高风险的苦差事。以前实习时跑市五套班子,就曾见识过市领导的连轴转,还真是白加黑,五加二。翻看吕锐锋的照片,短短十年,就从当年的意气风发到退休前的老态龙钟,衰老的速度也是够快的。 那年4月份,吕锐锋从福田区区委书记升任深圳副市长,当时他分管安全生产。记得他上任的第一个公务活动便是检查消防安全。当时,我被部门主任抓差接了这个采访。 事隔多年后,褚时健当时的代理律师马军终于透露了秘密,也隐约道出褚时健得罪了谁,“1999年1月,褚时健被判处无期徒刑,后减刑为17年,2002年初获准保外就医。随后合作多年的云南省烟草公司和红塔集团不再聘任我为企业法律顾问,而云南省高级法院院长孙小虹不久后也被借故免职,可以想象当时中央政府和云南地方政府对于褚时健问题的态度并不完全一致,其中隐藏着大量‘包括高级干部及其子女以烟牟利’等至今无法公开的秘密。”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他的“出事”与房地产开发商有必然联系。但他任职期间,蒋尊玉任深圳市水务局局长一职,投入巨资改造的新洲河工程至今仍臭气熏天可谓是一大工程败笔。 从2015年6月退出深圳市政府领导班子到今年9月8日被正式宣布立案调查,这段时间,吕锐锋过得如何煎熬可想而知! 今天,从“烟草大王”曲折转身成“橙子大王的褚时健被死亡的新闻引发关注。浏览新闻便发现褚时健当时锒铛入狱的背景也颇为玄妙,特分享如下,个中况味还请各自自行揣摩: 梁启超在其著作《李鸿章传》中曾这样说道:天下惟庸人无咎无誉。举天下人而恶之,斯可谓非常之奸雄矣乎。举天下人而誉之,斯可谓非常之豪杰矣乎。虽然,天下人云者,常人居其千百,而非常人不得其一,以常人而论非常人,乌见其可?故誉满天下,未必不为乡愿;谤满天下,未必不为伟人。语曰:盖棺论定。 褚时健得罪了谁?才沦落如此田地,甚至要至他于死地,“按照当时中央一些领导的意见,褚时健因为涉案金额巨大,应该被判死刑,立即执行。我作为他的代理律师也被各种组织、领导找去谈话,但是我始终没有改变自己的辩护观点,为此也得罪了许多单位和领导。” 当然, 有个事实需要明确,身正不怕影歪,任何时候,不管在任何岗位,能遵从自己的内心,不贪不念,守住各方糖衣炮弹的攻击,不给别人留下任何把柄,或许才是从官场能够全身而退的法宝! 次年,吕锐锋就跻身深圳市委常委班子,并且分管水务、三防和规划国土等部门。当时晚报跑水务的是隔壁部门的一个美女记者,时不时听到她采访回来说吕锐锋如何如何,于是,报社的领导都夸她能力强,能搞掂市领导。 2004年3月份,我从广州日报离职进入深圳晚报。由于当时是一个新兵,外传这一台McLaren 675LT才是最合实用来漂移的超等,部门没有给我分派具体的跑线,很多时候都是部门主任接到采访通知之后派任务给我。初到报社当新人,见到前辈、领导唯唯诺诺、大气不敢出的那种惶恐至今记忆尤新。 因为,在此之前民间就有传言说他“有问题”所以提早退休。后来光明滑坡事件,吕锐锋尽管退休仍被追责,直至此次正式公布其被立案侦查。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 日程上的辛苦是一个方面,精神上的负担也不轻。之前有个段子大意说每个城市举办一次国际赛事或者国内赛事都会倒下一两个市领导,市委书记、市长、副市长莫衷一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