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音乐厅新乐季:引进最新潮的项目力推非典

  

上海音乐厅新乐季:引进最新潮的项目力推非典型古典

  明年1月22日,德国钢琴家马丁·史岱菲尔德将打响头炮。他被认为是巴赫首屈一指的诠释者,首张唱片《哥德堡变奏曲》发行后一直被外界拿来与古尔德1955年的版本相提并论,本人也被誉为“古尔德二世”。开幕音乐会上,马丁将演绎“拿手绝活”——全场巴赫作品,《哥德堡变奏曲》亦在演出之列。2月26日,俄罗斯小提琴家谢尔盖·克里洛夫则将带来巴赫、贝多芬、弗朗克等人的作品。

  “钢琴系列音乐会”中,波兰钢琴诗人皮奥特·安德索夫斯基、俄裔英国钢琴家尼可莱·德米登科、法国钢琴家让-马克·路易沙达、土耳其钢琴家法佐·塞依,将连续带来5台钢琴音乐会。

  筹划新乐季时,音乐厅也不再局限于引进传统的古典音乐会,而是拓展视野,把目光聚焦在探索音乐的多样性和“变奏之美”上。新乐季,音乐厅便将力推两部“非典型古典音乐作品”。

  明年9月,曾在2012年爱丁堡国际艺穗节获得最高赞誉的“山羊之歌剧社——李尔之歌”将在上海登台。这是一部无台词、非线性叙事的音乐戏剧作品,音乐就是整剧的主要“演员”,重在用音乐解构《李尔王》里的戏剧冲突。

  音乐厅的“MINI音乐节”已经连续举办4届,明年将聚焦“浪漫主义时期的室内乐作品”主题。林肯中心室内乐协会作为驻节乐团,将在3天时间里集中展演贝多芬、勃拉姆斯、德沃夏克等最让人难忘的室内乐作品。

  上海音乐厅是上海最老牌的剧院,该剧院副总经理方靓说,古典乐界如今都在做艺术融合上的探索,都在想办法把更广范围的受众吸引进来,这也是他们策划“古典·变奏”新乐季的缘起——既有古典部分,也有变奏部分,引进一些最新潮的音乐项目,让音乐不仅能听,还能看,还能摸。

  《哥德堡变奏曲》也会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现。明年10月,苏格兰合奏团的11位音乐家、安德森舞团的5位舞蹈家,将以舞蹈结合室内乐,联袂呈现“哥德堡变奏曲——失眠的三种模式”。所有人都将穿生活化的服饰上台,以平等的身份奏乐和起舞,让观众“看见”音乐、“听见”舞蹈。而你绝对没有见过这样的《哥德堡变奏曲》。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音乐厅副总经理方靓感慨,引进节目不难,难的是如何结合剧场的气质,找准节目定位。

  “听古乐,到上海音乐厅”、“听室内乐,到上海音乐厅”,这些年,上海音乐厅逐渐在申城乐迷中确立了“小而精致”的音乐会定位。新乐季,音乐厅亦将集中优势,推出包括钢琴、古乐、室内乐在内的多个系列音乐会。

  新乐季共计上演301场音乐会,“古典·变奏”成为关键词:一方面坚守古典音乐的原汁原味,另一方面则积极探索古典音乐的多种可能性,感受“变奏之美”。

  此外,以创新与跨界为主旨的“乐无穷”系列明年的步伐也将迈得更大:“笙笙不息——张梦作品演奏音乐会”将笙与舞者、合成器、效果器结合;“当德彪西遇上杜丽娘”钢琴昆曲音乐会,让德彪西(钢琴)与杜丽娘(昆曲)两个东西方人物相遇;“古韵新弹——高博文和他的朋友们新评弹音乐会”,则以当代音乐思维和作曲技法革新了江南评弹。

  音乐厅是上海最早有意识地引进古乐的剧场,每年都会引入1-2支顶尖古乐团,“古乐系列”也已成为其最具辨识度的演出品牌。明年4月,伊朗羽管键琴家马汉·埃斯法哈尼便将来此举办羽管键琴独奏音乐会,现场演绎巴赫《哥德堡变奏曲》《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明年7月,法国琶音古乐团亦将带来蒙特威尔第等作曲家的歌剧片段。

  明年12月15日,英国启蒙时代管弦乐团将带来“理查德·施特劳斯《玫瑰骑士》默片电影音乐与艺术歌曲”。《玫瑰骑士》是施特劳斯最富盛名的一部三幕歌剧,首演于1911年,后来,他又重新编排了一个沙龙乐队版,被奥地利默片电影《玫瑰骑士》用作配乐。2006年,奥地利电影档案馆对影片与配乐进行了修复,即将来到上海登台的,正是这个修复版。

  爱沙尼亚“哭泣之声”合唱团擅演古老素歌,在2014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绝美之城》、2014年格莱美最佳人声获奖专辑《亚当的挽歌》(阿尔沃·帕尔特)中,都有过惊鸿一瞥的献声。明年12月17日,该团将首次到访中国献演阿尔沃·帕尔特等作曲家的圣咏,一展人声之美。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问我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